今天是2019年8月26日 星期一,欢迎光临本站 安徽蓝宜环保 网址: blue-yi.com

常见问题

不锈钢焊接电焊帽的重要性

文字:[大][中][小] 2016-3-21    浏览次数:1554    

  昨天晚上112分,我瞎了。

  那种不能睁开眼睛,转一下眼球就像被无数根针刺的疼痛,我想只能用“瞎”来形容。

  那本该是美好的夜晚,我牵着女孩的手,和她在大桥上踩着大小不一的步子...突然,桥底下单身狗的目光朝我射来,就在我想转移视线缓解一下暧昧的气氛时。

  于是我被那目光射中,或者说,我被它审判了。

  无数刺眼的光芒袭来,比太阳更胜一筹。

  理所当然的,我瞎了。

  右手的触感传来。

  柔软的纤细绵绸和杂乱粗长的...腿毛?

  哦,一个意境不错却结局感人的梦。

  我睡在床上,根据窗外咆哮的风声和枕边已经闻不到枕边咪咪虾条的香味,我判断,这是深夜。

  我想睁眼看看时间。

  梦里单身狗的必杀目光投来,眼珠和眼皮像是肉体被撕裂般的痛。

  睁不开。眼睛各部分似乎在几个小时内长成了一体。

  再睁眼,更加刺眼更加疼痛。

  冷汗夹杂着刺痛产生的泪水,浸湿了睡衣。

  我有点困惑,睡前还看了几部鬼畜视频眼睛也很正常,现在却出了这档子事。

  但我是个冷静的人,起码比女人冷静。

  大脑的每一个细胞都被强行调动,千万个画面在脑海中回放。有果必有因,纵使我经常强迫眼睛它去看隔壁班的妹子大腿,它也不至于自毁躯体这般的悲壮抗议。

  我要找出原因。

  有人肯定会崇拜我悲痛面前如此冷静潇洒用智商碾压困难用思考代替“卧槽”!我微微一笑,尼玛这个点我除了冷静思考还能怎么办?

  排除外星人将我作为实验偷偷改造器官和对面十三楼女主人浴室的浴霸有毒的可能,作为初一当了半星期生物课代表的我推断:细菌感染或者基因突变!而目不染尘随处洗手的我绝不可能发生眼部细菌感染。

  真相似乎褪去朦胧纱衣,起因被我层层扣套即将浮出水面。

  小学三年级路边捡垃圾的王二麻子大口吮着我的半包卫龙告诉我准备做雄鹰的传人;初三毕业跟李小花表白时她嘲笑我眼睛长得跟鸟一样还想追她;搬进新家第一天夜里兀的就扫到了对面十三楼半边窗户里的曼妙风景…所有的记忆涌现,统统指向一个结果。

  跟好莱坞大片一样的逼格,平凡的我终究要成为不平凡的人。

  我是雄鹰的传人,而在这个狂风呼啸野狗撒欢的夜晚。我,即将变异,我是说“变成上天入地眼扫八方目光杀人削铁如泥的钢铁鹰侠”

  对,钢铁鹰侠,拉风的名字。

  肾上腺素玩命的分泌,我感到自初吻后再也没出现过的激动与热血涌上心头。

  我两腿弯曲,兴奋得如交配的青蛙般弹起蹲在床上,想立刻来张帅气的自拍来警示这个凡人的世界:我觉醒了!

  然后在我眼皮想要睁开的那一瞬间,撕心疼痛和一刻画面将我拉回了阴风阵阵野猫叫春的夜晚。

  脑细胞似乎转了个弯继续狂奔。

  安…徽…蓝…宜…不…锈…钢…水…箱…电…焊…帽

  对,这质量不错的玩意今天被我漏在家里,所以今天我是睁着眼睛焊完了一个保温水箱。

  强紫外线对眼睛有害,或造成眼球肿痛酸胀,热毛巾铺盖可缓解……

  肾上腺素跑的精光,汗水冷了下来,睡衣黏在身上跟窗外叫春的夜猫皮一般难受。

  “卧槽”

  我慢慢躺下来,歪着头,希望再做个圆满的美梦。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15号